我只挣自己的那一份——就像卖给厨师的菜刀,价格不会因为他工作在米其林餐厅还是成都小吃而不同。她给大家诉说了作为风投来说,极力避免的一些局面,而创始人应该在A轮和B轮融资的时候做好哪些心理准备,尤其是提醒创始人,别沉浸在公司的高估值中狂喜,接下来的路有可能充满挑战。

  再比如大疆,你在这样的企业或许有很强的荣誉感和自豪感,但还是那句话,你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非常高,2006年做飞控和无人机的公司有多少?死掉的有多少?变成大疆的又有几个,大家都看得到。